突然很忙的一个女的

【博君一肖】月亮落下来了




王一博被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极光特别刊洗了脑,不学无术地跳过科普文字,只看那几张美不胜收的大师摄影作品。


他越看越喜欢,用手机后置对其进行二次拍摄,发给聊天栏里置顶的人。十万火急,“原图”都忘了点选,吸引力被降低大半。


肖战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在抹防晒,腾出一只手点开,浮光掠影地看了一眼。


这像素,肖战觉得不发一张“座机拍的吗”表情包都对不起自己用美图秀秀消除笔精心去除的水印。


回复:啥玩意儿


王一博:玩意儿???


王一博:你懂不懂什么叫极致浪漫?


肖战:?不太懂


王一博:极光,滑雪场,你摔倒,我抱你起来。


肖战:我为什么要摔倒


肖战:而且你又抱不动我


王一博:......


王一博:抱不动就抱不动吧,肖老师可千万别为了我的自尊心去减肥。


肖战:王一博,现在凌晨六点。


肖战:你又通宵了?


王一博:😴


王一博:勿扰


肖战:无语


助理正好过来敲门,肖战把手机丢裤兜里,连人带箱子去给人开门,招呼也不打,第一句就是:“我们快走吧。”


本来是昨天晚上的机票,但天要下雨,航班只得延误,他当机立断退票买了今天早上的,得以在酒店睡了一夜舒服觉。


可苦了满心欢喜的王一博。


人家情侣吃烛光晚餐,看夜场电影,他连个风尘仆仆的归人都没等到。这是什么,这是清明不下雨中秋不月圆,这是五月的樱桃不结果,红拂不听李靖讲长安。


一想到这点不能弥补的缺憾,王一博就辗转反侧,惋惜得失眠。


他那股子丧气被肖战一句话堵死了:见过生日踩零点的,没见过七夕踩零点的。


王一博:好像是哦。


王一博:原来夜场电影是七夕当天看。


于是又爬起来,喜滋滋地在满满当当的书柜上避开一切文学作品,抽了本过期杂志看。


不错,每个地方都挺适合度蜜月的。


肖战坐在车里,把墨镜拿下来反挂在耳朵上,给王一博发消息,言简意赅两个字:到了。


人没理他。


肖战:睡着了?


肖战:无语


他回到家里,原来王一博在拖地,看见他进来说:“你那行李箱轮儿那么脏!”


肖战嘿了一声,上牙咬着下唇,做出一个自以为凶神恶煞的表情:“我就要在这儿滑。”


王一博说:“您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?”


肖战以为他在说反话,放软了声音哄:“哎呀,这不是才十点吗,情人节还没开始呢!”


王一博不解地看他一眼:“我只是想说,你回来碍着我拖地了。”


肖战气死了,握着门把手喊:“昨晚是谁给我发了三百字论文谴责我不回家!”


王一博见势不妙,赶紧丢了拖把,把和他一起劳作的扫地机器人砸出一声叽里呱啦的哀怨。王一博很无情地冲它说:“念叨啥呢听不懂。”


最后还是老老实实抱在一起。王一博穿着舒适的家居服,肖战挂在他身上,一点也不想动弹。


王一博很委屈:“我专门去找那种花店布置了后备箱,昨晚我要是去接你,一打开,嚯,你可不得爱死我。”


肖战问:“是一打开还有个气球缓缓升起,各种花把你的后备箱占满,我连行李箱都没地儿放,最后只能让它跟我一起坐后座的那种吗?”


王一博沉默了,肖战笑得前仰后合:“土死了。”


还没笑够两条腿就离了地,被王一博举到鞋柜上坐着亲。吻过之后耳鬓厮磨,看对方的头发都心动。


王一博很深情:“真的,今年冬天我们去看极光吧。”


肖战:“其实我不太关心我们五个月后能不能休假,我有点关心我们中午吃啥?”


王一博胸有成竹:“你放心吧,我定了个非常,相当,不得了的店。”


肖战:“是吃...?”


王一博:“火锅。”


肖战:“我服!你不是挺懂极致浪漫的吗?今天你吃什么火锅?吃了连做爱都要提前洗澡,不然跟俩地沟油放一块儿摊成了饼似的!”


王一博:“真的可以做爱吗?”


王一博:“再说做爱这么隆重的事,提前洗个澡怎么了?”


遂去吃火锅。


这店确实不得了,离他们住的地儿没有十万八千里也有五万四千里,齐天大圣翻半个跟头的功夫,肖战抓着他的海绵宝宝在副驾驶上睡了一觉。


店是一独栋二层小楼,还有个院子。


肖战和王一博被带着弯弯绕绕地走进去,假山上流水潺潺,肖战很受熏陶,说要皈依佛门。


结果一锅红汤上来,如来立马被忘到九霄云外。


他吃得开心,也心甘情愿洗澡,可洗完澡并没有做爱。王一博说人家七夕要去看夜场爱情电影,我们抄袭一下,但是不能出去看,就在家里看吧,看的时候你想做爱可以叫我。


看的是《大鱼》,不算什么爱情电影。投影幕把仪器放射的光线变得柔软,涂抹在肖战认真的眼睛里。他的眼睛也把王一博的心变得柔软,成了一支融化的冰淇淋,冷气散尽,只剩下甜味的水。


电影里的爱德华在马戏团遇到金发女郎,时间停滞,爆米花悬在空中成了袖珍的云。袖珍的云,他拨开就能见到自己的月亮。


肖战窝在王一博怀里,一抬头看见他垂下来的双眼。他跟王一博说:“我要把这个场景截下来做成明信片。”


爱德华错过了与女孩相识的机会,他在马戏团留下来打工,薪水不是钱,是马戏团老板讲的和女孩有关的事情。


他打工三年,知道了女孩喜欢水仙花和音乐。


王一博没有再看下去,他弯下腰和肖战接吻。两个人的嘴唇都软,动作也轻,肖战的手环在情人脖子上,摸他后脑长不过两公分的短发,摸他受过伤的耳垂。


王一博说: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觉悟?”


肖战的腿蜷起来,搭在王一博的右腿上,他坐起来和王一博脸对着脸。


爱德华在女孩的窗前铺了一地黄水仙,他冲着那个女孩喊:“桑德拉,嫁给我。”


“原来你没对我一见钟情啊?”满屏的明黄色落在肖战脸上,像梵高画的向日葵,他问王一博,“那你什么时候偷偷喜欢上我的?”


王一博说:“我20岁最后那天,你在片场给我倒数,我那段时间那么困还被你弄得失眠,我想了好几天,觉得必须把你留下来。”


“小屁孩。”肖战勾了弧度的嘴角印在小屁孩的脸上,“你今天又要被我弄失眠了。”


肖战想,我哪敢和你一起去看极光啊。


无数的震颤的发光粒子,和他们两个人。连接吻都不用,只看一眼,全世界就会成为通往天堂的走廊——遇到过的人会被忘记,生日许的愿望也抛之脑后,只有爱这种情绪,会像辐射一样强烈。


我还没和你做尽浪漫事就已经陷落塌方,比道林·格雷对他的画像还要关心上瘾,如果真的做尽了,那只好成为你不懂迁徙的飞鸟,成为永远仰望神灵的尼罗河东岸。


窗外星光暗淡,比不上王一博对他动心的那天。


好在斜挡西晒的窗户也斜挡后半夜的月光,宇宙终归见证了这场隐秘的情事。


七夕快乐。


有情人说七夕快乐,就是我爱你的意思。







评论 ( 98 )
热度 ( 3734 )

© 草合 | Powered by LOFTER